<acronym id="scvev"></acronym>
        <var id="scvev"><rt id="scvev"><big id="scvev"></big></rt></var>
      1. 簡體中文   |   English
           
         
        文化素質教育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儒家經典的意義結構——記南京大學文學院徐興無教授精彩演講
        2019-05-06

        儒家經典的意義結構——記南京大學文學院徐興無教授精彩演講


        2019416日晚6:30,著名中國古代文學專家、南京大學文學院院長徐興無教授蒞臨東南大學J3-105人文大講堂,為大家帶來了題為“儒家經典的意義結構”的精彩演講。

        本場講座由教務處、校文化素質教育中心聯合主辦,是中國傳統文化系列講座活動之一。沒到六點,教學樓前就已排起了長龍,眾多學子慕名而來,都想一覽文化大家風采。各院系師生近150人現場聆聽了講座。



        講座伊始,徐教授指出,我們都知道六經包括《詩》《書》《禮》《易》《樂》《春秋》,而東漢時《孝經》已躋身“六經”行列,并稱“七經”,而后又因《樂》逸失,《詩》《書》《禮》《易》《春秋》《孝經》亦稱“六經”。

        古代講經學首先要講“六經次序”,正如唐人陸德明《經典釋文》首次提出三個“次第”:“五經六籍,圣人設教,訓誘機要,寧有短長。然時有澆淳,隨病投藥,不相沿襲,豈無先后?所以次第互有不同。如《禮記·經解》之說,以《詩》為首;《七略》、《藝文志》所記,用《易》居前;阮孝緒《七錄》亦同此次;而王儉《七志》,《孝經》為初。原其后前,義各有旨,今欲以著述早晚,經義揔別,以成次第”。因此,就具有一種建構經典體系的文化自覺的經學而言,各體例編排者對于經典的意義、法則、功能系統這些體系結構的理解不同,則“六經次第”即會不同。


         接下來,徐教授分別從“以《詩》為首”、“用《易》居前”、“《孝經》為初”三種不同體例編排方式出發,激發了同學們對其形成過程以及經學思想“取義”的內在邏輯和發展變化的理解。


        《詩》

        首先是“以《詩》為首”的體例,徐教授指出,《詩》是六經中較早成書的元典,這自然有利于它的普及,有助于它成為當時的教科書以“備學校教民之用”,從而在教育過程中被不斷地闡釋,構建了豐富的意義世界。

        此外,《詩》是西周春秋人神交流的媒介,也是西周時代君臣交流的媒介。因此,正如孔子在《論語·用貨》中所說:“《詩》,可以興,可以觀,可以群,可以怨。邇之事父,遠之事君”,《詩》在西周時代的政治活動和社會生活中起到了極為重要的作用,其地位順序在前也就不足為奇了。“以《詩》為首”揭示出“六經”的形成經過了一個比較長的選擇與詮釋過程,展現了君子文教傳統中的《詩》、《書》、《禮》、《樂》與史巫文化傳統中的《易》、《春秋》逐漸在儒家的經學中融鑄為一體的進路,“《詩》、《書》序其志,禮、樂純其美,《易》、《春秋》明其知”,從而呈現出一個完整的義理邏輯。


        《易》

        其次,徐教授向我們介紹了“以《易》居前”的體例。自戰國時代始,《易傳》的哲學不斷突破,使得《周易》終于在漢代登上六經之首。“易之為書也,廣大悉備。有天道焉,有人道焉,有地道焉”,“以《易》為首”的體例正集中體現了儒家對于宇宙秩序與歷史秩序的追求。

        《易》既是天道秩序的開始,又是歷史次序的開始。“用《易》居前”既是邏輯秩序,也是歷史秩序。而無論是天道秩序還是歷史秩序,《易》與《春秋》構成了經典體系的軸心,這兩部經典分別居于天人和始終的地位,構成了“用《易》居前”而《春秋》居末的“六經”次第。


        《孝經》

        再次是“《孝經》為初”。徐教授告訴我們,南朝王儉《七志》今已不存,陸德明稱其“《孝經》為初”,其原委不可得知。但從思想史的角度,我們可以辨析出以《孝經》為“六經”根本,居于首要地位的觀念,出現于東漢。《孝經》在漢初被立為學官,漢武帝獨尊儒術,罷黜百家,立五經博士后,傳記與諸子亦皆罷。漢人雖以《孝經》為傳記,但被罷黜之后反而更受重視,因為它因此成為更加普及的基礎教育經典。

        以《易》與《春秋》為軸心的“六經”次第關注“天人關系”,以《春秋》和《孝經》為軸心的“七經”次第關注“道德人倫”。東漢經學的核心從建構統一郡縣制帝國的政治秩序,向建構社會道德秩序轉化,也因此《孝經》取代了《易》成為了“經典之首”。


        最后,徐教授指出,陸德明《經典釋文》所列三種經書次第,如果從思想史的視角來看,這既是一個歷史演進過程,“以《詩》為首”、“用《易》居前”和“《孝經》為初”,或者說從“六經”到“七經”,分別代表著先秦兩漢儒家經典體系形成的三個階段;也是經學中不同的義理的建構方向,分別體現了儒家突破貴族君子的舊學體系,試圖探求天人之道,以及為統一郡縣制帝國建構政治與社會倫理的形而上學的努力,其中包含了強列的“通經致用”的時代意識。這些生動歷史被凝固在經學文獻學范疇中的所謂“五經六籍”的“次第”之中,為后世的經典編纂留下了呈現經典意義體系的文化范式。


        在講座的提問環節,同學們踴躍發言,涉及到的問題種類豐富多樣,徐教授耐心而細致地回答了同學們提出的問題,更是對如今儒學復興進行了暢想。一句“社會的和諧,儒學的復興,不是要看一個社會給自己的社會成員設置多少‘德目’,而是要看社會成員是否能抓住其中一兩個作為自己的原則去履踐”更是為講座畫上完美的句號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處室電話: 辦事廳52090218,教務科52090226,學籍科52090227,教研科52090220,實踐科52090233,>更多聯系方式<
        版權所有:東南大學教務處  [網站管理]

        看吧影院